新互联网敌人
3月
12

网民与在线监控和内容过滤的斗争

看“中国:对阿拉伯之春幽灵的莫名恐惧”

为了纪念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无国界记者组织今天公布了新的“互联网的敌人”名单和“监视下的国家”,这份报告更新了无国界记者在2011年公布的名单。

两个国家,巴林白俄罗斯,已从原本“监视下的国家”类别中恶化成为“互联网公敌”。委内瑞拉和利比亚已经脱离了从“监视”名单,而印度哈萨克斯坦已被添加到其中。

“这个名单中的变化反映了世界网络信息自由最新的事态发展,”无国界记者说。 “网民在2011年成为了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变革的核心,他们和职业记者一道,曾试图抗拒检查报道真相,但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人们将牢记2011年发生的,对网民的前所未有的暴力之一。 5人在从事报道活动时死亡。2011年,有200名博客作者和网民因言论原因的被捕;这比2010年增加30%。2012年,因为叙利亚当局对平民的不加区别的滥用暴力,2012年势必将成为前所未有的惨烈一年,目前,在叙利亚有120名网民被关押。”

无国界记者说:“在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我们对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和人身自由被剥夺的风险,而通过网络工具,让我们知情普通公民表示敬意,是他们并确保了许多往往是残酷的镇压的真相被揭露,不至于不被外界所知。”

记者无国界补充说:“由于网上审查和内容过滤继续强调着互联网的鸿沟和数字隔离,保卫自由互联网的人民的团结起来则尤为必要,以便维护网民之间的沟通渠道,并确保这些信息可以继续流通。“

社交网络和网民对抗网络过滤和监视

在2011年3月我们发布的上一份《互联网敌人》的报告中,我们凸显了互联网和在线社交网络在在阿拉伯世界的群众起义中抗议的组织和信心流传的决定性作用。

在报告发表后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专制政权以更强硬的措施回应,他们认为企图动摇他们的权力是不可接受的。

同时,一般认为的民主国家,如美国,却在网络自由领域树立了坏榜样,制定了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我们认为,这是屈服于安全的诱惑凌驾于其他顾虑之上,并采取不成比例的措施,以保护网络版权。

网络技术服务供应商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被压迫要扮演互联网的警察的角色。专门从事在线监视的技术公司成为新的网络军备竞赛的雇佣军。网络公司提供的技术被压制性国家用来追踪网民,外交官们甚至参与其中,与比以往更显著的,网上表达自由现在是一个重要的外交和国内政策问题。

互联网的两个新的敌人 - 巴林白俄罗斯

在今年的“互联网敌人”的名单中,巴林和白俄罗斯成为这一榜单的新人,与缅甸中国古巴伊朗朝鲜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越南一起,一道被认为是“互联网公敌”。

这些国家,有严厉的网络内容过滤、追踪定位并骚扰和抓捕网络异议者,并往往还进行网络“五毛”宣传。

巴林提供了一个高效的新闻封锁体制的样本,他基于一系列的压制性措施:例如:驱逐和限制国际媒体,骚扰人权活动分子,逮捕博客和网民(其中一人在拘留期间死亡),抹黑和起诉言论自由活动家,干扰通信,尤其在重大的示威期间。

随着白俄罗斯进一步的政治孤立和经济停滞,卢卡申科总统政权抨击了互联网,认为政敌试图“通过社会媒体进行革命。”

在该国系列“无声的抗议”期间,互联网被封锁。在该国无法访问的网站越来越多,一些则是被官方的网络攻击的对象。白俄罗斯的网民和博客作者被警方逮捕,或被邀请做“预防性对话”,官方企图让他们停止示威或不要报道示威。该国的317-3号法律,在2012年6月1日起生效,给卢卡申科政权额外的互联网监视和控制的权力。

印度和哈萨克斯坦被加入到“监视”名单

2008年孟买爆炸案以来,印度当局加强了互联网监控,并对互联网技术服务提供商施加压力,但仍公开拒绝外界对其互联网审查的指责。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政策,破坏了网上言论自由和互联网用户的个人数据的保护。

哈萨克斯坦,在2010年成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轮值主席国后,认为自己已经成为区域模式,现在却似乎要放弃它优良的承诺,而选择网络审查的道路。

该国2011年发生的前所未有的石油工人罢工,让政府更加紧张,并试图对信息加强管控。哈沙克斯坦当局封锁新闻网站,在骚乱的Zhanaozen宣布紧急状态后,当局切断Zhanaozen城市的周围的通信,并制定了新的压制性的互联网法规。

委内瑞拉和利比亚的被从“监视名单”撤下

我们认为,虽然在利比亚仍然存在许多挑战,但推翻卡扎菲政权已经结束了一个时代的审查。在卡扎菲下台和死亡,他曾试图强行通过禁止上网等进行新闻封锁。

在委内瑞拉,上网的仍然是不受限制的。在该国,网络自我审查水平难以评估。2011年,该国制定的法律,可能潜在地对互联网自由有所限制,但现在看来还没有在实际中对其造成损害。

无国界记者仍保持警觉,尤其是该国政府和媒体的批评之间的紧张关系。

可能即将改变的地方:泰国和缅甸

如果泰国继续朝向内容过滤和在“lèse-majesté(犯上)案”监禁网民的方向继续滑落,该国很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从“监视”一类,进入网络自由方面,全世界最专制的国家的俱乐部。

另一方面,如果采取必要措施,缅甸可能很快离开“互联网公敌”名单。缅甸已经开始的改革,包括释放记者和博客和恢复访问封锁的网站上,我们认为这开启了有希望的时期。

现在,它必须更进一步,知道完全放弃审查,释放仍在牢狱中的记者和博客作者,解散互联网监控机构并废除限制网络自由的“电子法”。

其他方面的的关注

在一些国家,抓捕和监禁网民已经成为互联网审查控制的一种方式。这其中包括巴基斯坦,最近,该国正在邀请投标,以建立该国的互联网过滤系统,该国将创建自己的电子长城以过滤互联网内容。

虽然这些国家没有在“互联网敌人”或者“监视下的国家”的名单上,无国界记者组织仍将继续密切监察这些国家的网络信息自由的,如阿塞拜疆,摩洛哥和塔吉克斯坦。